宋词是我国的文化瑰宝,它是那么绚烂多姿,令人沉醉,除了它再没有任何文学形式能与唐诗相提并论。但要说宋词中什么题材最强,那自然就是情词。后世评选的10大宋词高手苏轼、辛弃疾、李清照、柳永、欧阳修、范仲淹、晏殊、周邦彦、秦观、姜夔中,随便拿出一位来,都是写情词的高手,哪怕是辛弃疾这样的武将,也有“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惊艳之句。

所以在高手如云,经典辈出的宋代,要写出能被收录进《宋词三百首》的情词,当真不是易事。不但要有非体的词作体格,更要有不俗的神韵,引典练词更是常事。不过凡事都有例外,在满是阳春白雪的《宋词三百首》里却有一首不一样的情词,名叫《卜算子·我住长江头》。这首李之仪的词大概是最下里巴人的一首情词了,一开篇就犯了作词的大忌,却并不影响它成为流传千年的经典。

《卜算子》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这首词是李之仪写给恋人杨姝的,当年李之仪中年丧妻丧子,自己也被贬,正值人生的低谷。在这段痛苦的日子,他偶遇一位叫杨姝的女子,她的出现给了李之仪无限安慰。有一天他带着杨姝到江边游玩,看到身边的爱人和滚滚长江水,一时有感作下此词。

词的上片,以“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开篇,就已犯了写词的大忌讳。写词和写文一样,忌讳直白,简单来说就是字字句句都得婉转有深意,直白则失去了美感。但这句却直接以“我”开头,这是极少见的,而“江头”和“江尾”也相当直接。不过正是因为这股如朴实,让这首诗有了民歌般的神韵,不但表现了主人公对恋人的真挚感情,也朗朗上口,十分有感染力。

第二句“日日思君不见君”,更是将这种直白进行到底,直抒胸臆地表达自己的相思之情。“共饮长江水”是一种自我安慰,虽然相见见不着,但是主人公却是乐观的,因为他们共同饮着长江水。与“千里共婵娟”相比,虽然少了阳春白雪的浪漫,却更接地气。

词的下片将长江水比作一腔相思情,长江水休时这份相思才能停止,这就是最真挚的海誓山盟,没有弯弯绕绕却令人动容。最后以“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的誓言落笔,你我虽各在长江头尾,只要心心相印,就足够了。这首词全文无一生僻字,明如白话,却写出了最动人的海誓山盟,大家喜欢吗?欢迎和小编讨论!

标签: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