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国古代章回体长篇小说。被列为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首,清代作家曹雪芹所著。小说以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的兴衰为背景,以富贵公子贾宝玉为视角,描绘了一批举止见识出于须眉之上的闺阁佳人们的人生百态,可以说是一部从各个角度展现女性美的史诗。

清朝的时候《红楼梦》最先的传播也仅仅是小范围的,不像如今这样被全中国人民熟知。曹雪芹最先将这部书写出来之后也仅仅是给了自己比较亲近的人阅读。那时候的老百姓根本不知道有《红楼梦》这本书。就像《金瓶梅》在被张竹坡批点前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名气一样,《红楼梦》也是因为被人批点之后传播的范围才变得更加广泛。因为《红楼梦》这本书特殊的性质就导致了批点的人都不敢显示出自己身份和身世。这个一直像谜一样的就是脂砚斋。

脂砚斋究竟是什么人

这是一直困扰红学界的问题。著名红学研究权威周汝昌认为脂砚斋就是《红楼梦》中史湘云的原型,引发了激烈的争议。12月10日,在江苏省红楼梦学会2003年学术年会上众多的红学研究专家对周汝昌的新观点进行了一番又一番的猛烈的批驳。

红学界的普遍观点是脂砚斋乃是曹雪芹的平生挚友或是曹氏家族里熟悉曹雪芹的人。还有很多观点认为,脂砚斋就是曹雪芹本人。著名红学家周汝昌却称,脂砚斋原是曹雪芹的红颜知己,是最了解曹雪芹的人。

南大教授吴新雷告诉记者,很多这方面的研究材料还是相当缺乏的,大家从仅有的一些文献资料上来推断,观点也都不一致,不过大多数还是倾向于脂砚斋应为男性。

江苏红学研究会的会员俞润生认为脂砚斋为史湘云的说法绝对是错误的。他自己也给出了很多理由,也狠狠地批评了一下周汝昌。他认为周汝昌固然是研究红学的大家,在很多证据的却反之下就断定脂砚斋就是史湘云,史湘云就是曹寻芹妻子的结论,治学态度是很不严谨的。对于周汝昌很多的观点,余润生也认为匪夷所思。

不管谁对谁错,但是笔者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就是,周汝昌在某些问题上为了突出他的与众不同和力求而出的创见,经常会出现一些匪夷所思的观点。他的观点作为我们平民百姓也不感过分批驳,就好像他的《周汝昌读红楼》中说贾宝玉并不是神瑛侍者而是那块石头。这个其实在书中作者已经明确给出了解释,但是周汝昌依然要坚持他的与众不同的看法,所以对于这些红楼研究大师的观点需要学习,但是也不能完全尽信。因为不管是谁,对于这些只有材料作为证明证据的东西都有很多不完全的客观性的。我们这些非专业研究者,其实并不用完全搞清楚。

笔者想为大家介绍的不是脂砚斋究竟是谁这样一个问题,笔者能力有限而且那些红学大师都搞不清楚的问题,笔者也没有信心或者没有心思去与他们一争高下。要笔者说,真正知道脂砚斋是谁的人应该只有曹雪芹知道吧。

脂砚斋对于《红楼梦》的贡献

中国文学史上的评点派起源于明代中叶。由于戏曲小说的盛行,书商们为了招徕顾客,往往聘请当代名流加以评点后出版。这个就类似于今天的人们喜欢找大V来为自己拉票的感觉一样。李卓吾、金圣叹评点《水浒传》,《金瓶梅》的评点家是张竹坡,还有就是《三国演义》的评点者毛宗岗一样。脂砚斋可能在曹雪芹刚刚写出《石头记》还没有定稿时,首先是脂砚斋对前八十回作了评点。

从清代道光年间到光绪末年,评点派大为活跃,书商大量出版了一百二十回本的《新增批点绣像红楼梦》、《新评绣像红楼梦全传》、《增评补图石头记》、《增评加批金玉缘》等等。护花主人、明斋主人、大某山民的评批、太平闲人的《红楼梦读法》、读花人的《红楼梦论赞》和《红楼梦问答》,把《红楼梦》看成"情书"。可是又从封建统治的立场出发,为了维护名教,硬说"《石头记》乃演性理之书","有关世道人心之书",甚至可以"劝忠教孝",他们一会儿说它是"情书",一会儿又说它是"经书",一会儿又说它是"明易象"。

这些点评笔者认为都是隔靴搔痒,真正为《红楼梦》的方方面面做出贡献的还是脂砚斋,那么脂砚斋到底对这本书有多少贡献,笔者就为大家一条条分辨。

1、脂砚斋决定了书名

《红楼梦》这本书是有很多别名的,什么《石头记》、《金陵十二钗》、《情僧录》、等等。就是一本书有很多异样的名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本书的内容问题,书商可能是一种书名下出版被禁之后而换用了另一个名字继续出版赚钱的缘故导致了很多别名的出现。脂砚斋的功劳就是在于对于这本书给了一个非常稳定的书名。脂砚斋很多次评点过这本书,而在脂砚斋再评的时候,他决定了使用"石头记"来代替所有的奇奇怪怪的名字。他认为这个名字最好概括了这本书的主旨而且还得到了曹雪芹的同意写进了"楔子"里:

《红楼梦》旨意。是书题名极多,《红楼梦》是总其全部之名也。又曰《风月宝鉴》,是戒妄动风月之情。又曰《石头记》,是自譬石头所记之事也。此三名则书中曾已点睛矣。如宝玉做梦,梦中有曲名曰《红楼梦》十二支,此则《红楼梦》之点睛。又如贾瑞病,跛道人持一镜来,上面即錾"风月宝鉴"四字,此则《风月宝鉴》之点睛。又如道人亲见石上大书一篇故事,则系石头所记之往来,此则《石头记》之点睛处。然此书又名曰《金陵十二钗》,审其名则必系金陵十二女子也。然通部细搜检去,上中下女子岂止十二人哉?若云其中自有十二个,则又未尝指明白系某某,及至"红楼梦"一回中亦曾翻出金陵十二钗之簿籍,又有十二支曲可考。

这本书最开始在乾隆年间就叫《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

2、原稿的整理者

曹雪芹的《红楼梦》并是不是全部写完而抄送给人看的,实际上完全就是边写边传抄给别人的。一方面,这样可以及时的修改,另一方面笔者认为,这样浩大的工程凭借曹雪芹一个力量肯定有些力不从心,他需要一个人帮他整理。就好像小说七十五回目,其中几位主人公在作诗的时候仅仅留下了"道是"两字的引语而不见1们今天看到的《红楼梦》也是经过脂砚斋删改之后的作品,真正曹雪芹的作品也是一个"面目全非"的样子了。

3、隐喻的注解者

清代小说有个特点就是有隐喻和隐语。我们知道四大谴责小说李宝嘉(李伯元)的《官场现形记》、吴沃尧(吴趼人)的《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刘鹗的《老残游记》以及曾朴的《孽海花》。都使用了这样的手法。《老残游记》中的太谷学派,《官场现形记》中诸多官员名字都是隐喻了那时候有名的官员人物,还有其中叫刚弼的官就是在隐喻这个形象"刚愎自用"的特征。这些作者的一些小手段就是来隐晦表达自己的感情与加强整本书籍的神秘色彩。我们今天知道的贾元春、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隐喻为"原应叹息",千红一窟、万艳同杯的隐喻是"千红一哭、万艳同悲"、香菱的原名叫"甄英莲"的隐喻是"真应怜"都是由脂砚斋注解。这些所谓的隐语让我们感受到了作者的良苦用心,也让我们有种探究的欲望。但是,如果不是脂胭斋提醒我们在这部书诸多的文字中暗含着这么多小机关和小诀窍是不是对于这本书的理解就会大打折扣。

4、建议删改情节

《红楼梦》第13回 秦可卿死封龙禁尉 王熙凤协理荣国府中我们知道秦可卿去世捐了一个官。可是我们怎么听都觉得奇怪,封龙禁尉的并不是秦可卿而是他的丈夫贾蓉。那作者在回目中为什么那么写造成一种很像错误的东西存在。后来笔者看了《刘心武读红楼》才知道,原来秦可卿死因另有其他。我们在八三年版本的电视剧《红楼梦》中,清楚地看到了秦可卿的死因,编剧周岭为了剧情连贯加上了这个情节。其实这个"秦可卿死封龙禁卫"是两章合成的一章,应该是秦可卿死,贾蓉封龙禁卫。为了回目的结构对偶才这样省略第二个主语"贾蓉"。按照曹雪芹的本意这第十三回的回目叫"秦可卿淫丧天香楼",说的是秦可卿与公公俩不规矩被人发现而羞愤而死。脂砚斋出于很多考虑要么就是对于这样情节有所暗示的担心建议曹雪芹讲这节删去。然后隐晦的写了焦大醉酒骂"爬灰"来暗暗指示秦可卿。"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这个秦可卿的判词是要突出她淫的特质,在曹雪芹把天香楼那节删去之后,笔者第一次度的时候丝毫没有看见秦可卿"淫"的特质而让人十分疑惑。总体来说,删去规避了曹雪芹很多麻烦,也保留秦可卿比较完美的形象。脂砚斋对于笔者的意义就是她尽量保留秦可卿这个"女神"的形象。

5、批注成为研究《红楼》的另一把钥匙

脂砚斋批注红楼梦大约有八到九次之多,从书基本成稿的时候就开始批注。曹雪芹去世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增批一次。脂砚斋应该是除了曹雪芹本人最了解这本书的人。对于曹雪芹身世,书中思想,艺术感受也都是比较直接的材料。脂砚斋的存在为红学研究者提供了很多丰富的材料与课题。笔者称脂砚斋为红学研究者的最熟悉的陌生人。有了脂砚斋的存在,红学研究的困难少了许多。

有人说:《红楼梦》的后期作者冒辟疆(尚待确认)说了" 在世只教心化石,于今谁信海为田。"(参见《冒辟疆全集》)。这句诗的含义就是:我在世每一天,心中所想,就是《石头记》,我每天都在心里酝酿,将心血化成《石头记》;我哪里还会有让沧海变桑田、大明能复活这个天真的幻想。

不管这些结论对不对,脂砚斋心中所想可能就是"在世只教心评石",在世每一天,心中所想的就是这部《石头记》,用全部心血来点评《石头记》。曹雪芹将全部心血融入了《红楼梦》,脂砚斋也将这半生的心血都投入了这部《红楼梦》中。

标签: none